御林书

字:
关灯 护眼
御林书 > 年下饿犬(骨科) > 信徒(5)

信徒(5)

年下饿犬(骨科)  作者:一枝铃

        信徒(5)

        闵上亦回吻她,唇与唇摩挲着,姐姐的嘴唇比花ban更娇nen芳香。他含住苏青禾的下唇,伸出舌尖tian舐,丰run的红唇仿佛在他的舌尖绽放,他越是用力tian,她的唇便愈发充血、泛红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还没怎么交换粘膜,两人分开时却都大喘气。

        额头抵住额头,苏青禾轻声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比尊崇自己的欲望更快乐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的距离是那么近,苏青禾呵出的鼻息就打在闵上亦脸上,呼吸纠缠延绵,一如彼此的爱意,一往而深。

        闵上亦怕自己再不松手,就不愿意放姐姐回家了。他站直了身体,把苏青禾从车架子上扶起来。姐姐比他矮了,现在的他能轻而易举看到她头顶的发旋。他忍不住微微低头去亲那个发旋,姐姐的一切都那么让他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苏青禾摸了摸闵上亦的脸:“我先上去了。不能让妈妈看到你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闵上亦点头说好。他看着苏青禾在楼栋的大门边向他摆摆手,示意他快点离开,可他还是目送她上楼了。他看着楼梯间的声控灯从底楼开始亮起来,随着姐姐的脚步,灯光走过二楼,最后停留在叁楼。等到叁楼的声控灯也熄灭了,他才跨上自行车再一次一头扎进了夏夜。

        苏青禾和秦屿生闹掰后,共同的朋友圈子只得割裂开来,那些曾经共同的好友,如今只能选一边站。大部分人都默默不语地选择了秦屿生。究竟是因为秦屿生素来八面玲珑,擅长笼络人心,还是因为别的什么,苏青禾其实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生如流水,她的情感自始至终向前涌动,有的人跟不上她,那便好聚好散,都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她未曾想过,季雨燕会那么快就“鹊巢鸠占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日六月天,炎炎烈日,烤得大地万物将要rong化。视线所至,像是蒙上了一层热浪做成的纱。

        苏青禾在研究生食堂里吹冷气。闵上亦端了两碗糯米绿豆汤过来,一碗摆在苏青禾面前,又递给她一只瓷匙。照理说,新生不该随便到研究生食堂去,可一食堂和二食堂还没有安装大型的空调,天太热的时候,一波一波的大学生就像朝圣似的跑到这里来蹭冷气消暑,校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得他们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青禾不再掩饰自己和闵上亦的关系。同实验室的前辈慢慢都认识了这位时常在她身侧跑来跑去的小弟弟。明眼人都看出来闵上亦对苏青禾有意,只当他还在热烈追求阶段,倒也替苏青禾感到欣wei。

        苏青禾不说破,不否认,不拒绝,好好地饰演一位身经百战不为所动的渣女。

        闵上亦偶尔在校园里无人注意的角落亲吻她,或是在没课的时候去实验室陪她做数据,在桌子底下悄悄勾住她的小拇指,不管有没有人看见,苏青禾都不那么在乎了。如果周围的人都以为他和她曾是陌生人,那么现在他们黏在一起模拟恋爱,众人自然也不会骂她道德沦丧不配为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多……骂她是个dang妇,才刚解除婚约没多久就招蜂引蝶、不知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dang妇就dang妇,好歹还在“人”的范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苏青禾用瓷匙小口小口喝着绿豆汤,冰冰凉凉的,沁入心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会儿是下午一点多,太阳的热力即将攀升至巅峰,所以来蹭冷气的学生尤其多,叁叁两两散布在食堂各处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袭白色长裙印入大众的眼帘。

        学生们纷纷行注目礼,并不是因为白色长裙有什么稀罕,大抵是因为长裙下那微微隆起的腹部。瞧这肚皮的弧度,来者起码已有四五个月的身孕。

        苏青禾一抬头便愣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季雨燕脸上戴着一款时下电视广告里最热门的名牌墨镜,一手放在隆起的肚子上,正朝她和闵上亦这边走过来。那身白色连衣裙完全体现不出她原先的穿衣风格,反倒像是从苏青禾现成的衣橱里取走了一件裙子似的,那是苏青禾会穿的衣服式样。

        闵上亦略一皱眉,在季雨燕要绕过他去椅子上坐下前,先发制人把她喊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雨姐姐,什么风把你吹来了?”他笑盈盈地问她,笑得诚恳,挑不出破绽。

        季雨燕只得原地停下了,看看闵上亦,又看看苏青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