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林书

字:
关灯 护眼
御林书 > 烧火丫头奇遇记【古言NP 剧情向】 > 041事发

041事发

这几天府上好像格外的安静,几日没见着公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那日公子被人从宴会上抬回来,就没出过房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看到流水似的太医院的医正们进进出出,和阿平一张娃娃脸上小老头似的一直紧皱的眉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能进出公子房门的人嘴比被封了一冬的窗hu都严,连平时耳朵最长的下人都无法打探到一丝半点的秘辛。

        沉默在扶风园的上空放大,大家大气都不敢喘,迟钝若小厚都隐隐约约的感到:出事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看着在自己眼前出神的小厚,人糙心细的大刘自然注意到了自己爱人的异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事儿都可以和我说说”大刘拨开小厚脸颊的碎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小厚摇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大刘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停了好一会儿,小厚才犹豫的说道“我也不知道,这几天总感觉心里慌慌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牛哥……我害怕……”把脸埋进大刘厚实xiong膛里的小厚其实并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大刘没说话,只是抱紧怀里依偎着他的小不点。

        扶风园的诡异氛围逐渐在王府蔓延开来,min感的大刘也有所察觉,更别说除了扶风园这样深宅内院,基本上王府私底下传得人人皆知的“那事儿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暴风雨前的宁静骗不过感知min锐、经验丰富的渔民。

        也许,是时候离开这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昨个儿盘了下存银,想是在个小村子置办个家业定居是不成问题,我已经求得了姚哥的情,等公子……我们就求公子恩准,我们就离开这儿,找个小猴子喜欢的地儿……成亲……生娃……”大刘醇厚的声音在小厚耳边低语,越来越轻,越来越近,几乎是咬着耳朵吐出“生娃”二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厚红着小脸默不作声,扣着大刘xiong前的凸起“……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刘以为自己故作蛊惑的言语让小姑娘害羞,成功地转移了她的注意力,殊不知小厚脸红的真正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成亲……成亲了就可以生娃,可以生娃……那就是可以cha着大牛哥大肉棒肏xue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嘶~”小厚无意识的扣弄扣硬了大刘的乳头,又是饥渴的处男处女一番辛苦克制,才得以守住最后底线。

        互相“折磨”一阵,终于舒缓了一点小厚莫名惶恐的心情“大牛哥,我想给你生孩子,生六个,叁个男孩,叁个女孩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刘见小厚放松下来和他cha科打诨才慢慢放下心来“噗,生六个,你是小母猪吗,以后不叫小猴子了,叫小猪猪哈哈哈哈哈哈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耳侧震动的xiong膛和有力的心跳比戏班的锣鼓还响,一下一下的传进小厚的心里,抚wei着她的惶恐,她的不安,她的迷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才不是小母猪呢!川子哥说他娘就生了六个!”只是最后只活了一个,不,一个都不剩了,这么难听的话,小厚不想说出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好好,不是小母猪,我是小公猪行了吧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呸呸呸!你是小公猪,给公猪配种的还是母猪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咱们那叫生娃,不叫配种哈哈哈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和大刘哥在一起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,让小厚依依不舍的和大刘道别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刘爱怜地亲亲小厚额头,“再等等,等我们出府,我们就再也不分开了”,他又何尝舍得同她分开呢?

        再回到扶风园,小厚心定了很多,只是觉得时间过得更慢了,数着日子,等着公子出来,等着出府,等着成亲,等着生娃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还没等到她所期盼的那一天,意想不到的灾祸从天而降,无辜的小羊成为刽子手练刀的牺牲品。

        院门刚落锁,准备洗漱衣服脱到一半的小厚被巨大的“轰”的一声给震住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群铁甲铁盔的男人破门而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不似府中的护院,训练有素,行事默契,两人破门,两人制住早已经被吓傻的同屋的英娥,两人抓人,其余十数人整齐有序的在院中列队,随时准备支援。

        铁甲兵一人一边,抓起小厚胳膊,给她头上套上麻布袋子,拎小鸡仔似的直接把小厚制得死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,俘虏甚至生不出一星半点要反抗的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,不到一盏茶时间,在自己房里正准备就寝的小厚已经锒铛入狱。

        作话:本来准备昨天更的,结果回顾前文,看自己写的h章既没有xy,也没有找回感觉,cui眠倒是一级棒,直接看睡着了呜呜呜~所以复更又推迟了一天呜呜呜~原谅我~

        你们看这文也会看睡着咩~

        (写文菜狗就是我嘤嘤嘤~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