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林书

字:
关灯 护眼
御林书 > 燕南宫史 > 28

28

燕南宫史  作者:-肚子饱饱-

        28

        我是常琳,那日燕若和我提起姜璃,后来在牢里的这段时间,听着牢里其他人哀声求饶的声音,我不以为然,却时常想起那男孩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真是单纯…

        他老是觉得他们家欠我的,其实不然,他姜家欠我的,早就还了

        那日燕若在烟花巷的那猛药是我派人私底下卖给老鸨的,也是我故意买下烟花巷的其他房间,独留姜璃旁边那间,使得燕若他们只能宿于姜璃旁间,是我利用他扳倒曹襄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曹襄确实不是什么好货,他与我父亲是同门师兄弟,我父亲落难反倒参我父亲一本,他也确确实实做了那拐卖官家子女的勾当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姜璃…我的确是利用了他…

        我还在他身上下了毒,来控制他…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,他真的喜欢上了燕若,宁愿自己被毒侵蚀到疼痛难忍,也不愿给燕皇下毒,怕燕若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 还跑过来教训我,说我是真的想要世代拥护的大燕亡吗?要燕南百姓流离失所吗?

        可真是可笑…

        我怎会不知,那是先皇作孽,信谗言,害良民与现燕皇甚至燕若无关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每当想起父亲在牢中饥寒交迫因病痛折磨而死,年幼的弟弟受不了流放奔波早夭,我除了把恨嫁接到整个大燕皇族上,我不知道我还能怎么办。

        听狱卒说燕皇醒了…

        夜里燕若搀扶着燕皇来看我,燕皇佝偻着腰,面色惨白,大病初愈毫无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一看到我身上的伤口,便命人去请太医,湿run着眼睛,说道:常家姑娘,我对不住你呀…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我曾在城楼下远远地看过他,那时他意气风发,与臣民发誓会斩朝廷余孽,肃清朝政,复兴燕南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却也有风烛残年之态…

        他和我说到,家父曾是他的陪读,当初姜家和常家落难,他苦求先皇,在殿前跪了一夜,也无法挽回先皇的决定,甚至被先皇认为软弱无能软禁了起来,后来家父和姜太公的死他愧疚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到情至深处,那燕皇甚至拿起衣袖抹了抹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燕皇俯下身,抬起手摸了摸我的头发,“好孩子,你是个有骨血的好孩子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被他拥在怀里,是温暖的,是我许久未感受到的感觉,让我想起过去父亲也会这样…

        身上的伤口嘶嘶地作痛,我的意识开始模糊…

        父亲的脸和燕皇的脸开始重合…我是不是要…死了…

        随即我便昏了过去,等我再次醒来,身上的伤口已经包扎好,我躺在柔软富丽的床上,缓缓地抬起眼。

        隐隐约约听到外殿有人在争吵…

        “父皇,你知道要放她走嘛?是她给你下的毒呀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若儿…咳…咳…先皇造的孽,孤得用这一辈子来还,这是孤的责任,也是你的责任呀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过了几日,身体康愈后,我就被送出了宫外,那日燕若也来送我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眼神直直地看着我,却一言不发,就在我要转身离去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在我的手中sai了一个玉佩,这玉佩是我常家世代相传的,被流放的时候就丢失了,现在要想找到它实属不易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燕若环住了我,在我的耳边说到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这句“对不起”是替燕氏皇族给我说的,还是她自己对我说…

        离别时她握住了我的手,我在她的眼里看出怜惜、同情、抱歉…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不重要了,我摩挲着手里的玉佩。

        28    -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